首页 > 广西 >

广西灵川县违法征地乱象调查

时间:2016-05-04 16:12 作者:拆迁观察员

  工业园变成了房地产园
 
  从暗访的结果看,除了少数几个楼盘是在90年代末被批出来,而大部分的楼盘的批地时间为2004年或者2005年。更多的则是清一色玫红色调的私人建房,这些建房星罗棋布地发布在开发区的四周,数量上绝不亚于小区建房。据一些不愿具名的当地人士介绍,这些楼房很多为当地官员所建,用于出租,或者用于转卖,至于建设中是用其真实姓名还是用亲戚朋友的姓名就不得而知了。一位正直、清贫的退休老干部向鲲鹏社记者透露说,“当时还有开发区总经理秦伟辰因为贪污受贿而被判刑,其后又莫名其妙地被释放。之后,由于秦的辞世而使该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从当地政府提供的材料上看,现在是在“适度发展房地产”。但矛盾的是,在材料上,当地有企业69家,总投资为26.38亿元,其中工业企业10家,投资为8320万元。从当地产一个楼盘动辄上亿的投资来看,坐拥着数十家房地产企业的八里街开发区,其所贡献的投资比重可想而知。而传统的经济学一般都认为,房地产开发属于第三产业。
 
  房地产开发让一些桂林的白领入住了高级别墅区,更彰显了当地失地农民的生活困苦。在粑粑厂村的很多村民家中,鲲鹏社记者看到,很多村民家中都不能喝上自来水。因为水源质量下降,很多村民家里还花费数千元开凿了井眼,但是有时候到了冬天依然会因为气候干旱而喝不上水。
 
  上行下效。因为当地政府的不作为和乱作为,许多小组长在村民们签字时都代签甚至一人多签。许多村民都是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被告知,“你的田地和房屋已经被政府征用了”。一些外嫁女因为户口还留在原地,都是村干部硬是不顾大多数人的反对,死死地拽住补偿款不放。粑粑厂村的一位小组长龚六成还撞伤了外嫁女龚桂芳等人。至于为什么不把钱发给外嫁女,他向鲲鹏社记者表示,以前都没有发过,不能从他这里“起头”。 龚桂芳则认为,她们已经让大多数村民签字,村里大部分人也同意把钱分给她们,根据《村民组织法》,她们得到补偿款是应该的。
 
  一些村民还向鲲鹏社记者透露,村里的干部在征地的时候能够拿到征地的点数。“这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从今年开始,八里街粑粑厂村又一次开始征地。当地政府说,这一次要造一个很大的汽车销售城,将征用700多亩水田和一个自然村的房屋。面对农民们“给我们留一点地耕种吃饭“的苦苦哀求,当地政府还是没有停止“开发”的脚步。测绘、动员,一步步地将触角延伸了进来。而昔日这个风景绮丽的小村庄,将彻底地被开发为一个“工业园区”。“这次征用之后,我们村就一根草也不剩了。”当地农民如是说。
 
  对于灵川的荒谬开发史,到目前为止,当地的很多官员都不愿意承认其中确实存在问题。面对鲲鹏通讯社记者的提问,更多的单位认为这是“发难”而选择了回避或者沉默。
 
  这 先可以从带有政商背景的企业看出些许端倪。三金集团下属的房开公司总经理廖志坚表示,他们的房开程序是完全符合相关法律和审批手续的,但在面对为什么大部分的别墅面向本公司内部消化时,他以“这是商业秘密”选择了回避。令人不解的是,该别墅群已经封顶多时,却仍然没有对外销售的信息发布。至于外界风传桂林市质量监局在八里街一带造集资房一事,则被该局办公室负责人搪塞, “只是听说自己单位有很多人在八里街一带买了房子,可能比较集中。”
 
  更加荒谬的是,作为一局之长,灵川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周传军对鲲鹏社记者表示,“以前征地到底有没有违规违法,这个我不能确定,但在我2008年上任以后,我们都是严格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来办事的。”如此“切割”,和他的“前辈”划清了界限。
 
  “莫非周局长接过的只是一个位置,而对于以前的事情,他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很多失地农民对于周的这一说法提出了强烈的质疑。
 
  “那么你认为,你们从1992年至今到底有没有违法征地的情况发生呢?根据记者的调查得知,桂林市电子科技大学03年、05年、08年前后三次,分期申报才获批2700亩土地使用权,而2003年元旦前后,被占地村庄小组长一次性就获得了4600多亩土地的补偿款计3400多万元。这是典型的非法占用、先占后报、少报多用违法犯罪行为。国土局作为了吗?你们下达土地违法处罚决定书了吗?涉及土地违反犯罪的人员你们移送到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了吗?”
 
  周表示,这个问题“实在概念太大”。
 
  而在该局副局长苏泰萍看来,国土部门行事缜密,滴水不漏,似乎和外界认为的存在多起违法违规征地毫无关联。对于鲲鹏社记者的提问,他认为相关的补偿标准他们都是严格按照批文来办事的。在八里街粑粑厂村的新一期征用土地事项中,很多村民的房屋草草地被拍了照,一概地以500到650元一平米的价格规定补助款。其中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坍塌的房屋和里面带有装修的房屋,价格甚至是一样的。
 
  “这些问题是测绘部门的事情,如果村民们有意见,可以向法院告发测绘部门,依法追究其责任。”他还颇为专业地向记者罗列了很多计算公式,以此证明并未克扣征地款项。他还表示,他们不喜欢强制征地,在村民自愿的基础上进行征地。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今年4月8日灵川县政府还下发了《关于严格禁止各类违法用地行为的通告》。该通告对擅自将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等5种违规用地情况作了明令禁止,并表示对“本通告发布后,仍继续实施违法用地行为的单位和个人,国土和规划执法部门有权采取制止措施,并依法对相关负责人予以处理。对情节特别严重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可面对正在上演的违法违规用地现象,当地政府还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一键咨询 在线咨询

胜诉公告

更多

律师团队

更多
  • 国女律师

  • 永强律师

  • 迦楠律师

  • 庆丰律师

  • 莹莹律师

  • 凤宾律师

    一键咨询 在线咨询

    楹庭动态

    更多

    联系我们

    立即咨询
    办公电话:400-008-3855
    010-88825707
    010-88825708
    律师电话:185 0035 525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67号 银都大厦7层703室
          地铁10号线西钓鱼台站下车A口出 东行50米